人類才是《寄生獸》(二)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「母親」是《寄生獸》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位,串連著主角通篇之心理變化和自我認識的過程。作者也藉此帶出「人類和寄生獸是同一族類」的概念 — 負起這作用的角色,就是新一的母親、田宮良子(田村玲子)的母親和後來成為母親的田村玲子。

田村玲子本來以「田宮良子」的身份出現在新一面前,是他學校的老師。和其他寄生獸不同,田宮良子不是一味的吃人吃人吃人,她是智慧型的,所以米奇也沒信心能擊敗她。

田宮良子和另一隻侵佔了人類頭部的寄生獸交配,竟懷了一個人類的小孩子。當然,作為一個老師,未婚生子會惹來非議;加上田宮良子的母親憑著直覺,一眼便看出她不是自己的女兒(當然隨即被殺死了),她便毅然放棄「田宮良子」的身份,失去蹤影,並繼續思考「寄生獸為甚麼而存在」的問題。她是要尋根的寄生獸。

當她以「田村玲子」的新身份再次出現時,已成為母親的她更加像一個人類。田村玲子開始改吃人類的食物,探討融入人類社會,以及人類和寄生獸和諧共處的可能性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另一方面,新一卻越來越像寄生獸。

一切都由新一母親的死說起。新一的母親和其他母親一樣,她察覺到,已被捲進人類和寄生獸之戰爭的兒子,已經和以前那良善而有點軟弱的傻孩子不一樣了。她開始感到不安。

這也教新一煩惱著。因為「右手是寄生獸,我不得不戰鬥」這真相實在太嚇人,而持續的戰鬥也教新一身心俱疲,新一也不知道應該怎樣才教父母安心一點。

每一次看見母親的右手,新一都會感到內疚,因為在他小時候,母親為了保護他而被燙傷了,右手留下了永遠的疤痕。

可惜,當新一還在等待報恩的機會,他的母親便遭寄生獸殺害了 --他只剩下報仇的機會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當新一在家裡發現面前的寄生獸已佔據了母親的身體之時,他激動得不敢面對現實,差點想用刀割掉右手的米奇--這時寄生獸的刀已穿過他的心臟。幸好米奇用自己的細胞為新一療傷,但也讓寄生獸細胞隨血管散佈新一全身。這令新一的體質出現了極大的變化,部份變成了寄生獸,也有著過人的體格。但真正出現劇變的,是他的心。他變得更加冷靜和沉著,一切都被壓抑在心裡,只餘下心中的怒火和野性,不時會躲不住從眼裡爆發出來。

「新一,你真是新一嗎?」新一的女朋友野村里美也覺得新一變了另一個人似的,冷酷得會說出「之前還是一隻狗,死了之後就只是一團狗形的肉」之類的話,然後把它放進垃圾筒。

對於母親的死,新一是非常非常的痛心,卻也半滴淚也流不出來。新一的生命彷彿已死去了一部份。後來他的朋友「加奈」也是被寄生獸殺死,在其喪禮上,新一同樣哭不出來……

令新一的心死掉的 是寄生獸,令他重生的,也是寄生獸 --田村玲子。故事去到後期,人類要與寄生獸決一死戰之階段,田村玲子抱著孩子,在公園被警察圍捕。新一目睹她在槍林彈雨之下以身護著孩子,交給新一之後,便倒在血汨中死去。這時新一想起之前占卜師說,在你胸開洞的人,你會再次遇上;想起了死去的母親;也想起了那隻被他丟在垃圾筒,再拾出來好好葬在樹下的小狗……抱著剛失去母親的嬰孩,新一終於懂得了怎樣流淚。在他胸前開洞的人,就是「母親」;當初「母親」令他傷得不能再流淚,今天也是另一位「母親」救了他,卻同樣是寄生獸。

田村玲子說,人類和寄生獸是同一族類。他們之間都有「母親」,都有獻身的精神和關懷別人的心。本來這些只是米奇看人類的優點,但米奇本身也有這種「人類的」特質。在決戰最強「五合一寄生獸」後藤一役,米奇和新一不敵。為了讓新一全身而退,米奇唯有留下纏著後藤,卻要被後藤吞噬掉。這一幕令我不禁憶起了《潮與虎》結局中妖怪阿虎為救主角阿潮而犧牲自己一段--本來是要吃掉你的怪物,最後卻成為了能為你捨命的朋友。(待續)

謝謝閱讀!若你喜歡我的文章,請透過下面的 LikeCoin 小工具點幾個讚。若你是讚賞公民,邀請你月捐贊助(請點擊這個連結)!或以「轉數快」/Paypal(suetbbo@gmail.com)支持我這個全職學生繼續寫作!感謝!

[2008年10月Xanga的文章]

謝謝閱讀!喜歡這文章的話請拍拍手,歡迎Follow我的Publication《我不是貓》~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