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房東的小黃花貓與香奈兒同名不同姓、也不同性,卻不可以吃可可,以免中毒。中國的貓奴會說自己「吸貓」,像癮君子,花貓可可則喜歡吸我的手。雖然我的網誌以貓為名,也常常在社交媒體上貼貓的照片,我卻從沒養過貓,只喜歡逗街上的貓。被我看中的貓十之八九會掉頭走,所以遇到前來親近的貓會令我很有滿足感。

當我第一次進入房東的家門時,背包還未放下,可可已穿過行李箱來打招呼。蹲下伸手讓他嗅嗅,他便把臉窩進手心裡。之後他每次見面都是這樣,主動走過來討摸,不理他的話便喵喵聲,直至你願意妥協,然後用臉幫你洗手,先洗左手再右手,然後又是左手,來回幾次。之後踎低起身見頭暈。

走出去逛一逛,鄰居的肥貓在他家門外,大剌剌的坐在路中心,看見我行近,立馬朝我走過來,眼神像個「陀地」街霸。「喵~」原來又是討摸的。大概嗅到我手上的貓味有親切感,掃掃摸摸交了過路錢。之後還跟著我走了一小段路,恐怕我會走丟似的。另一家的貓伏在圍欄柱上,不知在放哨還是打盹。下方路旁的車子輪邊則有另一隻小獅子在玩樹葉。都不怕人。

房東說倫敦人多養貓防鼠,像英國首相府第就常駐一位首席捕鼠大臣(Chief Mouser to the Cabinet Office),名叫Larry,脾氣不好又喜愛夜蒲,常與鄰居外交部的捕鼠官Palmerston打交,各有損傷,Larry連帶有英國米字旗的頸圈也斷掉。兩虎相鬥成為報紙新聞,英國人視之為政治寓言,借題發揮講下就算;客觀而言,捕鼠政績則是Larry輸了給Palmerston。根據資訊自由法,有市民去信政府查詢Palmerston近兩年來的工作紀錄,政府認真回覆:自2017年起,目測Palmerston最少抓38隻老鼠;而Larry則曾鬧出「醜聞」,被同事指出他時常睡覺,任由老鼠在鼻前走過,有時則逗弄完後放生。可可很勤力,每天日落後出去巡視。房東說我住進來之前那一天,可可正叼著一隻死耗子來「奉獻」。真是盡忠職守。

謝謝閱讀!可以拍手3秒或以上給我一點鼓勵嗎?Liker拍手也歡迎哦!謝謝!

[原載於am730「超齡學生大笨鐘」2018年11月2日]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影評、劇評、書評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